<pre id="95nlt"><ruby id="95nlt"></ruby></pre>
        <em id="95nlt"></em>

          ?
          教育探究

          “化學腦殼”的來由

          • 作者:
          • 時間:2016-07-07
          • 閱讀量:

          ??幾年前,我擔任初三(2)班的班主任,班上有49個同學。因為是高校附中,學生的基本素質還不錯,早晨晨讀時有學生朗朗的書聲,肅靜課堂里有學生求知的眼神,課間走道上有學生趣味的游戲,運動場地上有學生彈跳的身姿……一副溫馨和諧的校園景觀,讓人非常的愜意。
          ??然而,正如一雙漂亮的手,有長有短。班上也有幾個調皮的學生,陳仲偉就是一個。那年的陳仲偉15歲,個子較高,皮膚較黑,玩世不恭的神態中透著聰明的靈氣,不服說教的心態中顯露著桀驁不馴:遲到他有理由——做作業晚了;不交作業他有原因——作業多了;上課講小話他有說法——討論問題;課間活動把同學絆倒了他也理直氣壯——別人走慢了。
          ??他不是一個沉默的學生,他喜歡張揚;他不是一個呆板的學生,他善于抓住“理由”。數學的基本定律他不熟悉,在推理論證中的張冠李戴讓老師啼笑皆非;語文的詞性結構他不甚了解,在連詞取意時答非所問讓老師苦笑不得;英語的枯燥無趣他無心投入,在篇章過關時張口結舌讓老師顏面盡失。
          ??就是這樣一個學生,違反紀律不服管,做錯題目不服氣,考試成績中不溜,教授爸媽干著急。
          ??值得慶幸的是,他對初三年級剛剛開設的化學學科興趣尚濃,偏愛有加。也許是這個原因吧,他跟我這個剛接手的教化學的班主任比較親近。一次的化學測驗考試,他考了94分,我在班上以一種獨特的方式對他給于了肯定,我說,陳仲偉,你對化學有興趣,對化學符號很敏感,我想送你一個雅號“化學腦殼”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?同學們馬上報以熱烈的掌聲給了鼓勵:“化學腦殼”、“化學腦殼”……陳仲偉也帶著滿意和羞澀的微笑點著頭。這時,我看到了他的滿足,他的謙遜。后來的一次學生實驗前,我對同學們講,明天的化學實驗主題是氧氣的實驗室制取及性質,大家要做好預習,做得好,本老師另有獎勵。第二天的學生實驗中,陳仲偉和另一位同學的實驗小組只用了一半的時問就將實驗完成,并且操作規范,現象明顯,結論正確。我將這兩位同學抽調出來,當老師的助手,巡回檢查指導其他同學的實驗,讓這個“化學腦殼”變成化學指導,他也毫不客氣的在其他實驗組“指手畫腳”起來。下課后,我問陳仲偉,你怎么這么快就完成了實驗呢?他說,我昨天晚上花了半個小時認真預習了這次實驗,掌握了實驗的原理和要領,再說,我要是連這個實驗都做不出來,也對不起“化學腦殼”這個稱號呢。
          ??此后,我觀察到,在課間同學們討論問題時,常有陳仲偉高談闊論;當同學有化學爭議時,他也愛出來當個“裁判”,在化學這一科的學習里,他的進步增加了他的自信,他的成長增加了他的成熟。我想把他在其他學科的興趣激發出來,我對他說,“化學腦殼”要經常用呦,不用就糟蹋了;“化學腦殼”就象一部車,不僅能裝化學知識,還能夠裝數學、語文、英語知識呢,不信你試試。不知是我的激將法起了作用,還是他的醒悟催動著他,在初三的后期學習里,其他任課教師都說,“化學腦殼”的學習變主動了,家長也說孩子學習變自覺了。中考時考上了他期待的高中——武昌實驗中學。
          ??我在想,在教育上,老師要找教育的切入點,抓教育的契機,做教育的有心人,對學生一個贊許的點頭,一個欣賞的對視,一個夸張的稱號,都可能敲擊學牛的心靈,走進學生,鼓舞學生,甚至影響學生的一大步。



          无码亚洲一本aa午夜在线
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95nlt"><ruby id="95nlt"></ruby></pre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95nlt"></em>